• 2015-03-15

    是啊是啊 - [所言极是]

    我知道啊。

    這一切的實質就是一場賭局啊。

    我也不知道結果啊。

    很有可能到最後我會輸掉啊。

    而且機率大到爆炸啊。

    但是這個過程是我青春的一部分啊。再怎麼,揮霍掉的青春也是我自己的啊。

    我逃避不了啊。

    誰特麼知道明早起來自己死沒死啊。

    誰特麼...
  • 截止到目前,算是把这次过年想见的朋友全部见完了。

     

    一些话长期闷在心头没说,却不能忽视这些念头的存在。一旦有了愿意倾听也能够倾诉的人,便为一种妙不可言的状态。

    可幸的是,终将算是一切的尽头或是起点。

     

    严格意义来说,雅安进入了雨季...

  • 看了五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第一遍。

    很期待的看完。笑聲不斷。梗許多。讓自己幾乎沒停下來。袁泉的故事一結束。我消停下來了。冤孽。青春路上一記悶棍。

    “告別的時候一定要用力一點。多說一句,說不定就成了最後一句;多看一眼,弄不好就是最後一眼...
  • 2014-05-06

    - [杂杂乱乱]

    今早我做了个梦。

    开始了一个黑暗游戏。在一个房间里,欧式风格,白色的。有一张方桌,桌子旁有两扇门。

    我看见所有参加游戏的人。都是年轻人,有外国人。在我找凳子坐下的那一瞬间,我感觉到了这个游戏是会有人要死去的。整个过程,也会惊悚无比。顿时我右侧的...
  • 不到這個時間點就睡不著真的好焦心。就算早早上床,能夠睡著,期間也會因為某一兩個瞬間,感覺心裡面還有事兒沒做就醒過來。又或者,上床太累,但還想看點書什麼的,就強迫自己開著燈睡,誰知道終究敵不過睏意,睡了過去,到了半夜或者凌晨四五六點期間醒過來,發現...